書法与二胡

书法与二胡

我在听王国潼拉的《三门峡畅想曲》

我总觉得他的演奏使人联想起书法:先在序奏从好好预备后一口气地往上跑的部分来说就令人想起用特大的毛笔画得笔直的样子。

我学小提琴的运弓时,老师说过:"推弓时吸气,拉弓时呼气。"
我注意这窍门练习着,一边想:这有点像书法。后来我开始了拉二胡,发觉了这种乐器比小提琴还容易受呼吸的影响。这是不是因为二胡是自己控制着拉力演奏的?

我从三,四岁到上高中的时候学过书法。虽然我本来喜欢弹钢琴,但是我父母好象认为我弹钢琴不会有出息,不久就不让我去钢琴教室了。而我讨厌书法,却每天从学校回来就被我妈督促,哭着把定额写完。

更坏的是中学后半开始了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我毫无办法不知如何理解行书独特的风格,竟然发脾气,说:
"这么软塌塌的字体,哪儿好呀!?"
(顺便说一下,我最喜欢的书法是颜真卿的《多宝塔碑》

上高中后我借口准备高考终于告别了书法教室,心里就痛快了。父母说可惜了,我却根本没有留恋书法。不过,由于偶然的机会,现在还想起一件事:

那是书法老师常用的
"喂,在这儿噗地呼气"
"喂,在这儿足足地吐气"
等的说法。

她所说的呼气真像好好瞄准准了射箭那样,即使呼吸有一点乱,也使应该轻飘的部分胖
而重,或在应该拉长到最后的地方失去速度,结果文字也失去力量。这原则适用于小提琴和二胡。虽然我还不能用完美的呼吸演奏,但现在我拉推着弓想:以前那位书法老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那十年多的时间,我与其说是学了书法,不如说是学了呼吸法。

言归正传,王国潼二胡拉得多么自由自在呀! 他在一个曲子里有时候写牢固的楷书,有时候用流利的行书和草书引诱人。中途放弃了《兰亭序》的我——像你想象那样,不善于拉'三门峡'中的美妙而舒畅的中间主题。不过我这回不打算放弃,希望按自己的速度呼吸,一一清除坚硬的岩石,最后能表现大河的水流。


2006.8.23 日文 Japanese
[PR]
by nohohonvillage | 2006-08-30 23:09 | 中国